“装了无数台空调,自己用的却是电风扇” 高温

“装了无数台空调,自己用的却是电风扇” 高温

邓勇在维修海曙鼓楼一家饭店的空调室外机,脸上满是汗水。

  浙江在线7月23日讯 罗杰骑坐在窗台上,一只脚踩在窗机固定支架上,大半个身子从七楼的窗台探了出去,明晃晃的阳光把空调主机面板烤成了一块“烙铁”,他的手指瞬间被烫红……

  从事空调维修这一行的时候,罗杰只有17岁,转眼,他已经是有着6年从业经验的“老师傅”了。昨天,市气象台再次发布高温橙色预警,实况最高温度已经达到38.2℃,在这个热得让人“刻骨铭心”的夏天里,罗杰迎来了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刻。

  记者跟随两名空调工,探访他们的高温作业现场,了解他们的生活状态。

  从早上7点到凌晨两点

  罗杰的工作时间,从每天早上7点开始。骑着电瓶车汇入行色匆匆的人群,第一站去到柳汀新村一居民家,居民两天前就预约了,不停地催促,罗杰答应当天第一个给他修,修理花了一个多小时。

  上午10点,刚刚结束第二站维修的罗杰,又匆匆赶到第三站美丽园大厦,10多公斤的工具包背在肩上,衣服已经被汗水浸湿了半截,能拧出水来。经过小半天的奔波劳作,他的脸像烧红了的炭,头顶升腾着热气。

  “时间太紧了!上午能完成3次维修就不错了,下午的维修单也排满了。”罗杰顺手捋了一把脸上的汗滴,“现在是空调维修旺季,我现在每天要干到凌晨2点,就这样,最近2天的预约单都排满了。”

  在美丽园大厦七楼一间办公室,一台立式空调出了故障,没有冷风。这台空调的室外机装在朝南的窗台外侧,持续工作加上太阳曝晒,温度很高,爬上窗台检查的罗杰,手指接触盖板的瞬间立马缩了回来,“好烫”。

  习以为常的高空作业

  记者从七楼的窗台往下看,感觉有些头晕,但检查故障的罗杰却要探出大半个身体。拆除3块面板后,罗杰已是汗如雨下。

  为了测量压缩机的电流,罗杰系上了安全绳,一名员工帮忙在屋内拉着安全绳末稍。看着罗杰骑坐在窗台上,一只脚踩在窗机固定的支架上,大半个身子探了出去,办公室里的白领们紧张地叫他:“小心!”

  “放一百个心,这样的高空作业我已经习惯了。”罗杰轻松地说着话,汗水顺着晒得通红的脸颊滴了下来。

  第一次高空作业的时候他还不到18岁,那时他从老家四川南充来到宁波不久。下了无数次决心才迈出第一步,吓得腿软,头晕乎乎的,适应了几次才敢爬上去。爬上去之后,眼睛根本不敢看地面。

  半小时后,空调故障排除,罗杰又细心地给空调补了一些制冷剂。当沁人的凉风从空调里吹出来的时候,已是中午12点了。

  “装了无数台空调,自己家却没有一台”

  罗杰是计件工,从客户那里收来的钱,除去材料费,和公司五五分成。现在是旺季,每天工作10多个小时,每个月可以拿到1万元,当然,淡季每个月的收入要少得多。对于这个收入,罗杰很满意。

  罗杰说,初中毕业后他就外出打工了,当时也没有明确的目标,后经亲戚介绍,学习了维修空调技术。从6年前的学徒工,到现在独自操作,空调维修的技术越来越精了。

  “帮客户安装了无数台空调,我自己家却还在用电风扇呢!”罗杰调侃道,他租住在望春的一间小房子里,目前的经济条件,还没奢侈到装空调的地步。

  “未来几年,希望自己把技术再学得精一点,将来估计也就只能以此谋生。”为了融入城市生活,罗杰还慢慢学着宁波方言,要求自己至少能听懂,这样才能更好地服务客户。

  28岁空调工已有14年工龄

  同是空调维修工的邓勇,28岁年纪不大,却是海曙大众家电维修部的资深“老师傅”了。

  早晨6点多,四脚蛇有毒吗,邓勇已经在丽园馨都小区的一户居民家中开始了自己一天的工作,短短4个小时,他就完成了3家客户的空调安装任务。

  “最近一个月,平均每天要完成15单任务,时间紧,上下楼我都是小跑着的。”邓勇边走边说。最近是空调安装维修的高峰时段,每天连轴转,最晚的时候,回到家中已到凌晨2点多。

  “有空调安装平台的,安装难度不大,难度最大的就是带飘窗的。空调主机要放置在飘窗下面,周边又没有可以搭手的地方。”站在空调外窗机上的邓勇,用工作服的衣角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说。

  业务骨干拿最高年薪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greeworld.com/weixiu/1324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