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谊兄弟:回到原点的至暗时刻

  1月8日晚,华谊兄弟(300027.SZ)连发9条公告称,为实际经营的需要,拟以持有的全资子公司华谊兄弟娱乐投资有限公司(下称“娱乐投资”)、英雄互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英雄互娱”)、浙江东阳浩瀚影视娱乐有限公司(下称“东阳浩瀚”)、华谊影城(苏州)有限公司(下称“苏州影城”)股权等资产提供质押担保,申请银行授信累计共计25亿元。

  1月31日,华谊兄弟披露了全年度的业绩预告,2018年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9.82亿元至9.87亿元,这是华谊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。

  偿债风险

  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,华谊兄弟的资产负债率为45.57%,虽然相对于2016年年末的50.38%和2017年年末的47.64%有所下降,但仍处于历史较高水平。

  而且,华谊兄弟存在一定的偿债风险。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,上市公司的短期借款、长期借款、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分别为4.53亿元、21.78亿元和32.84亿元,有息负债合计高达59.15亿元,而其同期期末的货币资金仅30.49亿元,已经不足以覆盖有息负债的规模。

  回顾过往,华谊兄弟的这种偿债风险似乎一直如影随形,因此上市公司只能通过不断融资和银行授信解决燃眉之急。

  历史上,华谊兄弟曾于2016年1月发行了金额为22亿元的中期票据,即“16华谊兄弟MTN001”,发行期限为3年,兑付日为2019年1月29日。2018年2月,华谊兄弟发行了3亿元超短期融资券,目前已经顺利兑付;同年4月发行7亿元短期融资券“18华谊兄弟CP001”,兑付日为2019年4月;同年6月,华谊兄弟向华夏银行申请2亿元的综合授信,华谊互娱以及公司实际控制人王中军、王中磊提供联合担保;8月,公司用5亿元的闲置募集资金暂时补充流动资金来弥补日常经营资金缺口。

  根据上市公司2019年1月份的数份公告,此次华谊兄弟共向5家银行申请25亿元的授信额度,抵押标的分别为娱乐投资100%的股权、英雄互娱20.17%的股权、东阳浩瀚65.8%的股权、苏州影城14.29%的股权,以及华谊兄弟互娱(天津)投资有限公司(下称“华谊互娱”)的自有房产一套以及其他自有房产三套,还有不超过七部影片收益的应收账款和10家全资影院未来经营中产生的票房收入的应收账款。

  截至公告发出的1月8日,公司实际控制人王忠军、王忠磊合计持有华谊兄弟28.02%的股份,其中已质押股份比例为90.83%,股权质押比例已处于高位。

  华谊兄弟抵押了下属公司股权、投资公司股权、自有房产、未来票房和院线应收款,似乎已经把能够抵押的东西全都抵押出去了。

  即使这样,也不能阻挡评级机构看空华谊兄弟及相关债券的信用评级。根据国内媒体的报道,2018年12月24日,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决定将华谊兄弟AA的主体信用等级、“16华谊兄弟MTN001”AA的债项信用等级及“18华谊兄弟CP001”A-1的债项信用等级列入观察名单。

  2019年1月24日,华谊兄弟公告称,阿里影业拟向公司提供7亿元借款,借款期限为5年。

  华谊兄弟在用各种方式取得资金,但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是,上市公司流动性风险凸显,而且根据质押状况,公司股东目前仍然有很大的平仓风险。

  多板块布局难言成功

  以电影为主业的华谊兄弟在2014年的时候提出去电影化,向实景娱乐、游戏行业进军,一直专注于电影行业的华谊由此进行了多领域布局。

  早在2011年,华谊兄弟就开始布局实景娱乐项目,先后在上海、苏州、深圳、海口等城市建设电影小镇、电影公社、电影世界等实景娱乐项目。

  在实景娱乐业务方面,华谊兄弟采取了轻资产和重资产相结合的发展方式。

  重资产模式的典型就是苏州项目,2018年三季报显示,华谊兄弟电影世界(苏州)已于2018年7月23日盛大开业,这种模式下华谊兄弟基本上拥有多数股份。但是重资产模式运作的难度非常大,一是投资多,二是回收周期慢,三是项目的不确定性较大。

  王忠军曾对这些项目充满信心,并放出未来实景娱乐年收入达到180亿元、年净利润达到18亿元的豪言。但从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,该项目的运营并不理想。有媒体报道称,“苏州华谊电影世界”工作日入园人数不到1000人,周末约4000-5000人。照此计算,一周的收入为387万元,一年约2亿元的收入,但是该项目的总投资35亿元,收回成本遥遥无期。

  而轻资产模式下,华谊在和多家涉地产公司合作时都是小股东角色。在华谊兄弟(长沙)电影文化城有限公司的股权结构中,华谊占股10%,华谊在南京参与的南京华谊上秦淮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中占股1%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greeworld.com/news/13816.html